那个在伊拉克被抓的中国年轻人

文|假装在纽约

前阵子有条新闻,源头是伊拉克的一家通讯社,说是伊拉克政府军抓了一名去投奔伊斯兰国的中国人。昨天中国媒体在采访了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后做了澄清,被抓的中国人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一名研究生;他去伊拉克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参加圣战,只是为了去看古迹。

出于好奇,我去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了这个疯狂的北大学生的人人网主页和新浪博客。看完他所有的状态和日志之后,我发现这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而愿意冒生命危险的理想主义疯子。

他在人人网的相册里有将近两千张照片,几乎全是在世界各国和全国各地寻访古迹的照片。出于安全和隐私的考虑,我在这里不透露他的名字,也不放有他出镜的照片。

今年3月9日,他发状态说,“尼尼微城、哈特拉城、尼姆鲁德城、霍尔马巴德城已都被夷平,估计下一个就是亚述城了。这下尼尼微省就真被清零了。”

两天以后,他制定了一个“可能的”伊拉克旅游行程,当时说的还是“想着有朝一日太平了可以去一下……现在尼尼微省的大多数景点都没有了”。他还在另一篇日志里写道,“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伊拉克拥有太丰富的旅游资源,实在让人神往…如果伊拉克真的在不久的将来和平一些了,我一定会按照这个计划进行一次游历的。”

结果两个月以后,他晒出了一张伊拉克签证。大概他还是没有抑制住内心的冲动,最终还是决定赶在古迹被战争毁坏之前去现场看一看。

伊拉克局势的危险毋庸多言,他对此也早有预计。在穷游网上一篇征集同伴的帖子里,他说,“IS的攻势还是比较猛烈,错过了今年,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而且以后学业也会比较紧张,怕是没有这么长时间假期了。”

按照他的新计划,这次他的行程一共38天,其中伊拉克11天、土耳其27天。

在知乎上,有认识他的人介绍说,他“擅长花样做死,一贯机会冒险,屡屡逢凶化吉,之前在埃及还蹲过穆尔西的班房。”而且据说虽然他制定的旅行计划风险极高,但是事先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

伊拉克并不是他去过的唯一危险的地方。在2014年7月,他完成了另一个壮举,在44天的时间里横穿了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亚美尼亚、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在那之前不到半年,2014年1月,他去了埃及、黎巴嫩、约旦和希腊。

而在2013年7月,他的暑期旅行去的是新疆和西藏,从天水开始经整个河西走廊,过库车、喀什、莎车、叶城,然后上青藏高原,一个县一个县地玩到拉萨。在中国国道最偏远、车辆最少的新藏北段,总共1000公里路他辗转搭了15辆过路车。

在知乎上,有认识他的人介绍说,他“擅长花样做死,一贯机会冒险,屡屡逢凶化吉,之前在埃及还蹲过穆尔西的班房。

他还去过中国很多地方探访还没有开发的文物遗址。全国地级市总共不到300个,他去过其中的159个。全国现在还有城墙保留的城市,他去过87个。全国的县不到3000个,他去过500多个;他还颇为自豪地做了一张地图,标出了所有去过的县。

在阿富汗和伊朗边境,一路是茫茫戈壁,戈壁上散落着几十个古村,全都保持着现代化前的土坯风貌。他说,“非常想让司机停车探访,但据说这些村子全被塔利班控制,只好作罢”。

在约旦和叙利亚边境,他试图进入叙利亚,走了20公里后,在离大马士革80公里的地方被拦回。他说,“在不让照相的边境地区,只留下这样一张照片,作为叙利亚的回忆。沿路到处是被炸毁的房屋,惊人的战争创伤”。

在黎巴嫩的的黎波里老城,他遭遇了巷战。他说,“虽然离贝鲁特只有一个小时车程,这里却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伊斯兰的世界。夜半到达城里,我完全没想到会遭遇巷战,噼里啪啦的枪响和不时的火光扰乱了宁静的夜,是我全程中唯一一次觉得危险的时候。”

他去的很多地方都是对普通游客没有多少吸引力的废墟。“巴基斯坦塔塔城,莫卧儿的旧都,纯原生态的世界遗产。没有遗产标志,没有门票,一切如同荒废时的模样,精美的建筑和一地碎渣保持着似乎永不会醒的寂寞。”

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的兀鲁伯经学院,一个卖工艺品的老人见他是中国来的,当场写了一幅中国字。

在阿富汗的赫拉特,首饰店的小孩子看他是中国人,做出拜佛的手势和他打招呼。

阿兰·德波顿说,“为了求得真知而进行的旅程,远比观光之旅能让人得到更多的益处。”

这个年轻人在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所做的考古之旅,大概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

我不想评价他的行为,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在不对他人造成伤害和麻烦、同时做好充分准备的前提下,愿意冒着一些危险去疯狂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兴趣,还是挺值得让人佩服的。我们的世界需要有这样一些不愿意过着循规蹈矩生活的疯狂的人存在。

伊拉克警方已经表示会释放他。祝他平安归来。

0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闭购物车

关闭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