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首页 - 悦读 - 有多少“不得已”,最后成了“大欢喜”

有多少“不得已”,最后成了“大欢喜”

大自然牛蒡茶

文|李月亮

朋友去日本学习一年,前天回来,我们给他接风。聊了一晚上,我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这家伙以前烟不离手,今天居然一根也没吸。

问他,说戒了。

这可真是奇闻。话说以前他重病做手术、他老婆怀孕生孩子这样的重大事件都没让他脱离烟民组织,去趟日本怎么就戒了呢?

朋友一声叹息:实属无奈啊。

原来他在日本,课堂上当然是不能吸烟的,公共场合也大多禁烟,最苦恼的是,和他住一间公寓的是位日本学友,那位同学对烟超级敏感,“鼻子比警犬还灵”,不要说他在公寓里抽烟,就算从外面抽了回来,他也能一下闻出来,然后总要先义正辞严规劝,再嘟嘟囔囔抱怨大半天。朋友堪比被戴上紧箍咒的孙悟空,被室友念经念得内心崩溃,想调房间又调不成,只好忍着不抽,一年下来,居然就把烟戒掉了。

这位朋友的老婆表示,戒掉烟是她老公此行最大的收获,她发自肺腑地感谢那位日本室友。

这挺有趣的。

生活有时候像个老顽童,它把你逼到墙角,让你在万般无奈之下痛苦地接受它的旨意,而往往在你艰难完成之后,才发现那居然是件大好事。

我有个二姨,年轻时家离单位很远,每天上班,要步行十几里。这么七八年下来,练就了一副好身板,现在快七十岁了,还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几乎从不光顾医院,逛街遛弯儿啥的我妈根本不是对手。现在看来,得感谢那些年的暴走吧?可是想想当年,谁乐意每天走那仨小时啊,又受累又费鞋又耽误工夫的。据我妈说,那时候因为二姨夫不肯买自行车,二姨差点跟他离了婚。当然,这事现在二姨是绝对不承认了。

关于这种从“不得已”变成“大欢喜”的事儿,其实特别多:蒲松龄一辈子考了五十多年科举也没成,无奈之下闷在家里写出了《聊斋志异》。李时珍同样是屡试不中,加上体弱多病,只好转而从医,终成了大器。

所以说,在命运面前,人人都是孩子。有太多时候,谁也看不清他老人家的深意。你就算再明察秋毫高瞻远瞩,也很难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的真正意义。

你以为自己在为不能吸烟而受苦,其实是在减免五脏六腑日后更大的痛苦。

你以为每天在做无意义的奔忙,其实是在为晚年的健康存干粮。

很多时候,你别无选择,只有华山一条道可走,万不得已闷着头走下去,最后竟走进了无限春光里。

这是人生最妙的地方。

当然,人生也有很多不妙。也有一些时候,你攥着大把选择,种种图景在眼前铺陈开来,你深思熟虑又小心翼翼地选择了最优的一个,最后却发现,是错的。

这妙与不妙里,有天意,也有人迹。那些最后走到大欢喜的人,不论起初是否另有选择,途中通常都会有咬牙切齿的坚持,有深沉艰苦的付出。

人总有痛苦、委屈、迷茫、绝望的时候,当你遭遇这样的人生阶段,不妨试着这样想:命运给你的这些疼,很可能是有大意义的,只是你暂时看不到。就姑且忍下去,咽下去,坚持下去,看看风暴过后会不会有美丽的天空。

生活的意义,常常在你的眼界之外。努力的人有理由相信,所有的苦,都暗含幸福。

作者:李月亮,专栏作家,著有《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等。公众号:李月亮(bymooneye)

(0)
Loading收藏(0)

关键词:
分享到:
牛蒡茶

热评文章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