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凭什么粉碎前进道路上的每一个障碍

文|苏辛

《我的漂亮朋友》书评

出身于底层而最后获得了一定成绩的人,往往有着更好的胃口、更强的欲望、更坚韧的意志、更旺盛的生命力。对他们来说,活着就像打一场网络游戏,地图是一点点延伸出去的,世界也是一点点在面前打开的,不断展现出新奇,不断有新的诱惑,也随时有可能出现新的危险。而对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来说,世界的打开方式不一样,当大多数欲望不曾蠢动就被满足,剩下的,除了追求更大的刺激,或更玄秘的虚无,似乎也没什么好做了。

刘文静是前者。

如果“活着”是一出牌局,刘文静的底牌看上去非常差:贫穷山村里的贫穷家庭,毫无背景和人脉,父母重男轻女而她偏偏是个女孩,且是女孩中的老二,最容易被忽视的那个,初中毕业就辍学……粗粗看去,她只有一张好牌,就是“美貌”。

有人会微笑着告诉你,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只要有美貌,一切就都有了。

看上去,刘文静的人生也在验证这个结论。她取得了大学文凭,她的男友一个比一个优质,她越来越有钱也越来越有气质……故事结束时,站在读者面前的她已经是个标准的白富美。如果你不知道她的故事,你甚至不会相信她曾贫穷过。

但是,这仅仅是因为她美吗?
刘文静在小餐馆洗过的碗筷不会同意;
刘文静深夜苦读时发给朋友咨询问题的短信、墙边垛起的习题册不会同意;
陪刘文静“嗒嗒嗒”走过无数条街去推销酒窖的高跟鞋不会同意;
在刘文静受骗时,为她向朋友发出求救短信的手机不会同意;
承接了刘文静弟弟拇指鲜血的非洲土地也不会同意;
……
它们不会同意把刘文静粉碎障碍的能力仅仅归于美貌。

如果你认真看,你会注意到,刘文静手里还有三张看上去很平淡的牌,一张是“聪明”,一张是“坚韧”,一张是“勇气”。如果“美貌”是大王,这三张牌就是保护大王的三个A,合起来也许就是孙悟空对抗世界的那条杠。而在这三张牌中,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最后那张牌,“勇气”。
智商上的聪明,在刘文静拼命一跃考取大学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坚韧,是多次被现实捶打后形成的耐受力。这两张牌,相对简单,唯有“勇气”,你不能翻开它的背面。因为——
它的背面,是“恐惧”。
巨大的,毫无退路的,恐惧。

狭路相逢勇者胜。
破釜沉舟,没有退路时,恐惧有多巨大,转化出的勇气就有多巨大。
貌美如花的刘文静,一无所有的刘文静,她在恐惧什么呢?

我觉得,她恐惧的一直是“贫穷”。她固然与其他女人一样渴爱,但最怕的还是当年那一穷二白的生活。再加上家中父母从未给过她“可以依靠”的人生体验,她也习惯了依靠自己,几乎没有想过把“变成有钱人”的理想寄托在他人身上。唯一头昏了一次,还差点被诈骗团伙骗财骗色。又因为这次失败,在遇见真命天子“太子”以后,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出手,利用他的人脉关系实实在在给自己赚一笔钱——她太习惯一切靠自己,也习惯了利用一切机会——而这次,她毁了自己的爱情。

读刘文静的故事时,我是心疼她的。我看见过许多这样出身底层的女孩,除了美貌或才情或智力,她们一无所有。她们不曾被人宠爱过,家族没有任何“有用”的人脉反而可能是拖累,面对巨大城市,除了自己,她们没有盟军。每个夜晚,每个城市的角落里,也许都有这样的女孩在痛哭。哭完之后,洗洗脸,明天还是要照旧攥起拳头上路。因为无路可退。

她们曾经怕得瑟瑟发抖,最后却凭借这股孤勇,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奋力谋生,用力谋爱。她们的姿态未必时刻优雅,她们的手段也未必全都光明磊落,她们的生存虽然明艳却有可能带有微毒,她们大多数没能成为灰姑娘,甚至也未必都能拥有你情我愿的平凡爱情。这种人生,一点都不完美,但至少,已经是在尽力为自己活一回。

故事的结尾,刘文静过上了物质相对充裕的“白富美”生活,却堕入了轻微的精神危机。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甚至产生了抑郁症倾向。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一向用来作为精神支柱和勇气源泉的生存恐惧一旦淡去,整个人的能量自然松懈下来。真正能支持人走得更远的,是某种足以令人九死不悔的信念,而刘文静,显然还未产生真正的信念。一旦产生了,则不管遇见什么事,什么际遇,她都可以坦然走下去,体会到不必再与人言、无需他人理解的幸福。“信念”,会成为另一张A,与其他三个A一起,帮她彻底粉碎遇见的每一个障碍,而这种粉碎的方式,甚至可以是温柔的。

会有这么一天的吧,刘文静?

作者:苏辛,作家,儒意欣欣图书内容总监,已出版作品《未来不迎,过往不恋》。

0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闭购物车

关闭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