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老后,我们还能陪他们多少天

文|沈善书

这世上最疼爱你的那个人,在有生之年里,你对他说过我爱你吗?他还在吗?

别人都叫他老郑,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就有一副热心肠,却又总是被人“算计”。

他是发电厂的职工,人生大半辈子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电力事业。他没怎么说过他的曾经,我和他也只是在这光阴的中途认识。关于他的二三事,我是从我姑父那儿知道的,因为姑父与他同是发电厂职工。

姑父说老郑在发电厂上班期间遵守各项纪律,周末不忙时叫他翘班也不敢,时间久了,厂里的职工便开始打起老郑的主意。别人有事麻烦他时,会一个劲儿地叫他老郑哥哥,或者郑哥哥,然后说:“你帮我一个忙呗,我家里有事需要请一天假,你能不能帮我代班?”他听别人这么说,总会义不容辞地说:“没事,你安心回家,我帮你代班没啥问题。”于是,原本该别人值班都变成了他值班。他知道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无非是想耍滑头玩一天,但他还是答应帮别人代班,甚至逢年过节也不例外。

后来,伴随着春夏秋冬岁月交替,老郑虽然过了风华正茂的年纪,但依然不改他的热心肠。这时,厂里有一个女职工看不惯了,有一回趁他值班时就去找他,问他:“怎么无论大事小事都帮别人,自己老吃亏,这怎么行呢?”他仍旧抽着烟笑眯眯地说:“没事没事,我又还没结婚成家,同事之间帮帮忙没多大事,况且吃亏是福。”但他不知道,从那时起,那个女职工有事没事就会去找他聊天。明眼的同事都看得出来,他俩肯定会擦出火花。果不其然,老郑的结发妻子便是那个不嫌弃他穷,愿意陪他同甘共苦的女职工。

两人结婚后没有很快要孩子,这时,不管是发电厂的同事,还是亲戚朋友总会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这让两口子感到很无奈。老伴老伴,本该是老来执手相伴。只因岁月无情,带走了他的妻子,留他一人支撑着家庭。后来,老郑以前单位的同事给他介绍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是在她儿子十岁时没了丈夫的。而此时,那女人的儿子已读高二,他们母子俩刚刚逃离一个有家室的坏男人近十年纠缠的梦魇。

男孩第一次看见老郑的时候,是在男孩家里。当时,男孩的母亲特意把家里收拾干净,还找了一件自己舍不得穿的衣服穿在身上,问男孩好不好看,要不要化妆。男孩笑着说:“妈妈太可爱了,又不是初恋,只是见别人介绍的对象而已,不必紧张。”

老郑来了后,男孩和他母亲好好地招待了他。老郑很朴素,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老实的感觉。男孩觉得,眼前的老郑很亲切、温暖。那天以后,老郑就经常去男孩家,久而久之,便住在了他们家,周末时才回他自己家里看看。

老郑从进入他们的家庭到现在已有六年了。这六年期间,他极力承担一个父亲应该尽的责任,而男孩和他母亲也都很喜欢他。

男孩大学毕业后,老郑仍旧会像以前那样,每周给他两百块零用钱,让男孩多买些吃的,别饿着。老郑自己患有糖尿病,身体不好,所以很少给自己买吃的,省出来的钱都拿给自己的儿女和男孩用。

男孩家贫,还欠有债务,而老郑都一一帮男孩家还清。男孩很感激他,很想喊他一声爸爸,以报答他的恩情。可是“爸爸”这两个字对男孩来说极为别扭,因为男孩十岁时便没了父亲,童年生活不愉快,遭逢了太多辛酸悲苦,尤其是一个有家室的恶霸男人,在男孩十岁时闯入他们的家庭生活,这在男孩心中留下了极深的阴影,所以“爸爸”二字于男孩而言,在他十岁时就已经从他人生字典里抹掉了。

如今想要把“爸爸”二字喊出口,太难了!

2014年除夕前,老郑在家突发疾病,幸亏他儿子发现及时,赶紧送到了医院。男孩的母亲得知后,立马赶去医院。男孩当时上班,工作忙,便在第二天才去看望老郑。去医院的路上,寒风凛冽,男孩望着走在前面的瘦小的母亲,心酸不已。男孩突然觉得自己欠下母亲太多恩情。男孩小的时候不懂事,因为邻居的谗言,他骂过母亲,甚至扬言要与其断绝母子关系。男孩不知道,他当时这句话对母亲来说打击有多大。男孩的母亲要养家,还要抚养男孩长大,然而男孩在少不更事的年纪说出那样的话,现在想起来十分后悔。

那天,男孩与母亲到了医院后,在医院电梯里,男孩的母亲说:“等会儿见着郑叔叔,你能不能开口喊他一句爸爸?他对我说过,他很想听你开口叫他一句爸爸,他怕以后没有机会听了。”说到这里,男孩的母亲哽咽了,用手擦了擦眼睛。男孩沉默着,没有说话。

男孩和母亲走进医院病房时,就老郑一个人。老郑说他知道他们母子俩要来,便叫自己的儿女先走了。男孩看见老郑后,询问了他的病情,让他好好休息,一定会好起来,手术会成功的。

这时,男孩的母亲给老郑削了一小块苹果喂他吃,老郑用瘦弱苍白的手抓着男孩的母亲的手说:“万一手术出意外怕对不住你们了。你本来就命苦,我真的担心没时间照顾你们,让你们又过苦日子。”男孩听到老郑的这些话,以上厕所为由,走了出去。其实,男孩只是害怕听见他们的对话,男孩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哭泣。手术后,经过一个月的住院治疗,老郑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说:“目前没有危险,但不保证几年后有没有危险。”经过这一次的波折,男孩更加清楚地知道了一点:亲情等不起!

我们总说等自己有钱了让自己的父母如何如何,其实细细想想,父母要求的并不多,他们要的也许就是常回家看看,或者多陪伴他们聊聊家常。

现在,男孩懂事了,他努力挣钱,因为他说过要带自己的母亲与老郑一起出去旅游,他们仨拍很多照片,然后男孩还要把照片发在朋友圈,让自己的朋友知道,他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那个正在努力的男孩叫沈善书,那个老郑是我的继父。不过,我所亏欠最多的,依然是我的母亲。不知道我现在才懂得这些晚不晚,但我一直都以努力的姿态前进,要让母亲与郑叔叔一起快乐地享受晚年生活。

只要我不被现实打垮,就一定会继续努力绽放自己的光芒。曾经千万次摇摆的经历,是现在青春无悔的凭证。希望你趁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对父母说一句“我爱你”,哪怕只是朴素的一声“爸妈,你们辛苦了”。你要知道,他们不像你,在时光面前还有青春可以拿来挥霍。

在时光面前,父母是最没有资本、最等不起的人。

本文节选自沈善书即将上市的新书《我不要在庸碌中老去》

作者:沈善书,90后新锐作者。希冀用文字的温暖渡每一个心有千千结的你。微博@沈善书

0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闭购物车

关闭购物车